位置:主页 > 社区 >
当一名医生被砍了三十多刀之后
发布日期:2021-09-17 21:29   来源:未知   阅读:

  5月5日下午5点左右,一名男子尾随广东省人民医院口腔科陈仲伟主任进入省院91号大院1号楼,在陈仲伟的家中将他砍了30多刀,随后跳楼自杀身亡。

  最终,医院全体同仁的抢救,没能换来陈主任生的奇迹。被砍伤的口腔科主任医师陈仲伟伤重不治,于5月7日12时39分辞世,享年 60 岁。而就在事发两天前的5月5日,他刚刚退休。事件中,陈仲伟的夫人也被砍伤,目前正在医院治疗。

  这个凶手是一名患者。他是陈医师25年前做过的上下颌骨根上截骨术的患者。他找到陈医师家中,说牙齿变色要求赔偿,否则同归于尽。而就是这个“自称25年前曾被陈仲伟“弄坏了牙”“的患者,将曾经医他的医者置于死地。

  事发后,也许是出离愤怒了,一张用来谴责凶手暴行的被砍伤的陈医师的面部照片传了出来。那张照片实在不适合再次传播,面部一条深沟,已经看不出人形,太过心惊。

  这件事情耸人听闻在于,被伤害者是一位经济发达省份的三甲科室医生,事发地点竟是这位医生的家中。如果说这样的地方还不够安全,那么真没有什么地方是足够安全的了。 更令人不解的是,这起悲剧并非偶发突发。早在4月份,行凶者就表现出了行凶的预兆↓↓

  感受到威胁,陈医师在群里提醒了大家,并且报了警,男子被警方收进芳村精神病院治疗。

  被杀害的陈医师与凶手只在25年前有过交集,这25年间并没有任何联系,而25年后再次见面时陈医师发现,“对方对自己所说的话完全无法理解”。可以想见,无效的沟通,偏执的情绪,让陈医师果断提醒同事,此人在精神方面可能存在问题。

  从正常人的逻辑来看,一个25年前治疗过的牙科病人,仅仅为了一颗二十多年前的烤瓷牙砍人三十多刀,然后再跳楼自杀,于情于理都匪夷所思。有媒体报道,事发后,街道方面也表示,行凶者有精神病史记录。虽然目前警方并未最终定性,但这起惨剧很有可能归咎为一起精神病患失控下的砍杀行为。

  然而,在如此的恶性案件中,网络上却并没有如魏则西事件一样,出现一致的声讨方向,而是发散出不同的声音......

  这些声音似乎都有意无意忽视或弱化了行凶者“精神疾病”的属性,而是放大了行凶者曾为“患者”的身份,指向了同一个词“医患矛盾”。

  一个人何以会将自己的烤瓷牙“掉色” 归责于二十多年前主治医生,除了其本身是精神病患外,也许在此人模糊但偏执的意识里,医生就该把这件事做好,对这件事负责。

  医患矛盾,谁都不愿牵扯其中,谁也无法分身其外。于是,骆驼背上的两根稻草再次轻飘飘落下,引燃了舆论对于“医患矛盾”新一轮的轰炸式关注。

  长期以来的社会失范在医疗领域逐渐成为掩饰不住的“病灶”。民众对百度毫无底线的利益索取和莆田系肆无忌惮的利益掠夺,已忍无可忍,所以透过魏则西事件一股脑地宣泄出来;同样,民众对于医患冲突的忍耐突破阈限按耐不住,毕竟人人休戚与共。值得注意的是,相较普通民众来说,医生群体压抑的焦虑和愤怒显然更加迫切而炽烈。

  自古以来,最难处的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而医患关系,则是陌生人之间托付生命的关系。

  患者原本应该和医生一起向疾病“讨价还价”,现在却屡屡成为了矛盾的两方。不是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医生,但是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病人。一个不信任医生的社会里,医生出于自保,会越来越保守地采取诊疗方案,会越来越拒绝做有风险的治疗,最终受损害的还是病人。你作为病人托付的信任,值得医生为你而冒险吗?而随着医学的迅猛发展,医生们在大众眼里似乎成了“妙手回春”的超人。一旦医生不能如病人所愿,很容易导致病人的失望,甚至绝望。病人成为在社会上处于弱势的乞求者,期望在医生那里恢复健康。医生的角色被视为社会公益,本来医患关系应该具有与生俱来的和谐性和共识性,但是由于双方不对等的权利关系,以及双方对疾病认识的不对等,往往容易产生碰撞。医生生活在一个“科学世界”里,长年的医学训练给了他们冷静的头脑;病人和家属在一个“生活世界”里,他们有患病以来的各种委屈和无助需要倾诉,希望在治疗者那里得到抚慰和帮助。病人有患病的痛苦,家属需要面对亲人受折磨的痛苦,医生有时候也会感受到深切、痛苦的情感,在临床诊疗中由于种种原因,这些痛苦往往并不能完全合而为一。但是不伤害医生,仍然是一个社会最基本的底线。

  就是有个医院的朋友昨天跟我抱怨的,为什么精神病人和穷人都要找到医院来复仇?这又是个答案很明显却又难以解决的问题。因为在大多数公众的潜意识里,公立医院不是医院,而是专门解决问题的“衙门”。与其说患者不相信科学,还不如是患者太相信政府和体制。我遇到过一些人,他们以为只要把患者往医院大门里一甩,医院就必须且应该把人救好,哪怕自己的医药费还欠着没交,治得好是责任,治不好就是医生黑心。你看,这样的归罪逻辑之下,穷人容易把医院当作没有安保的衙门,淤积戾气而出现的精神病患,则把白大褂当成了恶魔。而经年累月之后,医生形了受害者心态,在畸形体制和心态里结成了更畸形的寻租体系。在日复一日与患者磨损消耗之后,他们最终也只能指责对方:患者无赖,记者无良,群众无知,,沦为社交话题里的偏执患者,他们怨声载道互相传染,像霍乱一样传染着不安和焦虑。他们互相指骂,却又不得不相依而生,这还真是个无处可逃的互害体系。因而,医生想安全,请呼吁政府能像保卫机关大院一样保卫医院。而患者想真正拥有“救死扶伤义不容辞”的白衣天使,请前方左转是ZF。而在此之前,我们要么死于医患纠纷,要么死于精神霍乱。

  记得曾经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发生患者杀死医生事件后,网上的调查居然显示有超过80%的声音是幸灾乐祸,替犯罪嫌疑人鼓掌。当天晚上,我做了一期节目,题目是我取的,叫做《我们都有可能是凶手》。当我们已经不能站在正确的立场上时,我们不就是帮凶吗?更加让人忧虑的是,当全社会都形成了一种对医院、医生的逆反心理,甚至站在对立面的时候,最终受害的就不仅仅是医生,而是每一位未来的患者。不清楚这一点,我们既有可能都成为凶手,也有可能而且必然会成为未来新的受害者。从这个角度来说,如何建立起彼此信任的医患关系,已经成为当下中国绕不开的一个问题。很多人说,世风日下,中国人道德滑坡。不,我认为人性几乎没什么变化。现在的中国人人性不会比100年前的中国人差多少,也不会比100年后的中国人好多少。问题在于,人性中有很好的东西,也有很不好的东西,就看环境激活了什么。如果环境激活了向善的东西,这个社会更多的是正能量,形成自我约束,每个人展现的都是有道德感的一面。但如果环境激活的是人们内心糟糕的那些东西,结果只能是乱象丛生。所以说,社会应该站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去看待医疗。医疗不仅仅是医生守在诊室里等着有人得病来治疗,而是一个庞大的社会综合体系。对这个体系而言,改革是一个层面,理解是另一个层面。全社会如何营造一种更好的氛围,让医疗在挑战愈发明显的社会里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是我们都应该思考的问题。

  中国人自古就不吝惜于对医者的歌颂,“医者仁心”“妙手回春”凝聚的是一种古老文明对医者的赞美。现如今,我们听到一些繁杂的声音,见到了不尽如人心的事件,但并不代表,这种文明在延续传扬中出现了偏差。

  各行各业都会有一些抹黑的存在,比如莆田系,比如假记者,比如黑心商贩。但须知,一切的社会分工都是合理而必要的,它们共同维系着生活的运转、社会的进步。我们必须抱有对一个职业本身天然的敬意,我们尊敬每一个岗位的专业性,以及每一个不忘初心的行业工匠。

  【2016年3月在浙江宁波,一位产妇生产完大出血,因为事发突然,没有临时准备,送来的血液都是冰凉冰凉的,需要加热。宁大附属医院产科主治医师姚路医生果断抓过血袋,塞进了怀里,一边暖血,一边盯着看产妇的情况】

  【4月26日,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科,一患者在接受手术时,因失血过多需大剂量输血。而血袋中的血液只有4度,无法使用,眼看前面血浆要输完,医生张润拿过要输的两袋血抱在怀里,佝偻着腰用身体给血袋升温,嘴里还念叨着“求求你,快点升温,快点升温,救命呢”】

  【2月16日晚,一位38岁高龄产妇生产过程中,胎儿口中吸入羊水胎粪等异物,导致不能啼哭,且有呼吸困难等症状,助产士吴婵娟情急之下,用嘴吸出异物,成功救治婴儿。】

  【去年9月份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医生石卓为了安抚即将进行心脏移植手术的小姑娘,将她抱在怀里,从手机里找出有趣的东西逗她玩。渐渐的小姑娘放松了紧张情绪,这个时候麻醉师为她进行了手术麻醉】

  【4月22日晚7时许,连续做完4台手术后,广州一家医院的外科医生施章时突发心肌梗塞,累倒在手术台上。所幸经及时抢救,其心脏血管被成功打通,但至今尚未完全脱离危险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澳门精准四肖四码资料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